极速赛车APP下载

切换到手机版

玩具船长的音乐,或许就是当代潮汕人的样子

阅读数:5243  回复数:2  
只读楼主回复 | 倒序排列2019-05-05 10:49     楼主
敲茶_舟元

  15岁那年李奕瀚考上艺校,他把祖父送他的木偶船长塞进了背包,带着一起离开南澳,离开了那个陪伴他成长的海岛,那个时候他一定也想不到,这个玩具船长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,直到有一天他自己成为了「玩具船长」。

 

  「玩具船长」有一张专辑叫《大岛小岛,咸咸就好》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名字的一瞬间就仿佛闻到了海风的咸味,然后浪花在港口上卷起,哗啦啦,哗啦啦……这可能是海边成长的潮汕孩子们共同的记忆。

 

  那时候李奕瀚会开着摩托车环岛骑行,在海边顶着咸咸的海风往前冲,然后开到码头,就坐下来,看着一海相隔的对岸,幻想那个未曾谋面的世界。这是一种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感觉,就像能看见却碰不着的未来,憧憬,好奇,向往,可临近了又让人慌张。

 

  可能是这样的海风吹多了,那股子咸「腌入了味」,李奕瀚的音乐总能让人听出这点海岛的风味,似乎前奏一起,咸咸的海风就吹来了。

 

  电视节目《十三亿分贝》现场,「玩具船长」一行四人,沙滩帽,短裤,唱一首《兄台,你近来好吗》,他们唱了一首歌,但又不止是一首歌,他们更像把南澳岛搬到了节目现场,海风呼啸,浪花席卷,船舶靠岸,日落海上,生活轻快得就像旋律一样,跃动起来。


1.png

《兄台,你近来好吗》现场

 

  我们试图解释「玩具船长」音乐里的海岛风味是从哪来的,因为他们并不都是潮汕人,事实上除了李奕瀚是土生土长的南澳人,其他人都跟潮汕没什么关系,广州长大的贵州人周一,广东新会的高飞,云南的刀疆华,他们也都不是海岛上长大的孩子。

 

  天南地北的人组成了「玩具船长」,然而在音乐上他们却神奇地达成了一致,唱起了潮汕方言。

 

  「一般我们会说,我们是为了海鲜和潮汕美食」,这当然是一个玩笑,但却又不难看出,李奕瀚骨子里那种海风「腌入味」的家乡风情,已经感染了队伍里的其他成员。

 

  这种感染力也被注入在他们的音乐里,播放器的评论区里,有人2年前就回复说「我一个东北人天天循环这首歌是怎么回事」,他们也听不懂歌词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们就是爱上了。

 

  可能因为南澳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吧,可能潮汕就是这样一种风味吧,有时候我们自己也说不上来家乡到底哪里好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它就是让我们爱起来了,这种独特的地域魅力,通过音乐表达得更清晰了。

 

  很多人问李奕瀚「海边的歌」是怎么写的,这可能是个技术问题,他们会思考曲风,旋律,调性,但李奕瀚说的是「这些是骨子里的情绪,生长在海岛,吹着海风,讲着潮汕话」,一切都顺理成章,一点也不用刻意,甚至也无关技术,这些就像是昨天刚发生的,是他的日常。

 

  可能李奕瀚自己也没发觉,南澳的海风真的吹进了他的骨子里,渗入了他的内心和灵魂深处。


2.jpg


  「离家久了就会惦记,会变得敏感。」李奕瀚说。

 

  人一旦敏感起来,就会很感性,一旦感性起来,记忆里家乡的海风就变得更咸了,似乎跳出了家乡后,他反而更懂家乡的味道了,这种懂更像是一种怀念,一种纪念。

 

  在《看老戏》里,李奕瀚描绘了一个童年看戏剧的画面,戏台上的唱腔悠长,戏台下卖零食的阿伯被孩子们围了起来,夜已渐深,高温闷热,戏棚里外还人挤人,阿嬷就摇着扇子,让他再等一下,非要把结局看完不可。

 

  这样的场景在过去的潮汕并不少见,但它们也随着时代逐渐远去了,这样的日子会越来越少,它们最终会真的消失,然后只留在我们的记忆里,留在那些照片里,留在那些歌曲里。

 

  不只是看老戏,可能还有那些老曲儿,那些老楼,那些老人……有一天我们也会失去这些。

 

  时代的风一轮轮吹过,我们记忆里的潮汕就一轮轮更新,从前我们怎么目瞪口呆地听阿嬷讲过去,以后我们的孩子也会怎样目瞪口呆地听我们讲现在,这是命运的轮回,有点让人唏嘘。

 

  但这也不可怕,我们真怕的,是万一到那一天了我们却没什么能讲给孩子们听,他们脑海里的潮汕就变成了空白,我们似乎得给孩子们留下些什么,让他们记住今天潮汕的样子,就像今天我们记起过去潮汕的样子。


3.jpg


  著名乐评人邱大立说玩具船长让南澳有了自己的歌,其实何止是南澳,玩具船长的歌像极了当代潮汕人的样子,那种对过去的眷恋,对记忆的探索,对家乡咸咸海风的敏感,都像是为当代潮汕人量身定制的。

 

  潮汕人到底有多怀念过去的时光呢,这真是一个无法得到精确答案的问题啊,反正就是很怀念啊,就像那一晚闹了乌龙的上海外滩老视频,被误传成了老汕头后就传遍了我们的朋友圈。

 

  人们无暇顾及它到底是不是汕头,在那一刻人们想起的是过去,是从前热闹又繁华的老汕头,人们真正想倾诉的不是这段老视频,而是内心对过往时光的怀念,对岁月变迁的唏嘘。

 

  说白了,生在潮汕的我们,多多少少都活在这样的怀念和唏嘘里,就像极了「玩具船长」的这些歌。

 

4.jpg

摄影:严明

 

  玩具船长正用音乐讲述着属于南澳的味道,属于潮汕的故事情节,但更早以前,李奕瀚的音乐之路并不被看好,家乡的人们总觉得音乐不是碗吃饱的饭,因此也不太支持,怕他在这条路上吃尽苦头。

 

  「有个小窍门,我会把报道玩具船长的报纸和杂志带回家,派发给邻居和亲友」,这个办法似乎能见效,海岛上的家人们终于能稍微想象一下,在海岛之外,李奕瀚正做着什么样的事情,他们觉得他好像混得还不错。

 

  李奕瀚有智慧,也有敏锐的洞察力,「玩具船长」的音乐也正打上这样的烙印,他的歌似乎早在环岛骑行的时候就定性了,那时候他还不是「玩具船长」,他只有一只木偶船长,他只能坐在码头上,隔着起伏的海浪,望向不远处的彼岸,让海风在脸上磨蹭,然后他呼吸风中咸咸的空气。

 

  后来他走出来了,终于到了彼岸,「木偶船长」变成「玩具船长」了,码头大概也没时间去了,海风也吹不到了,记忆里只剩下那股咸,于是那些年随着海风吹进骨子里的情就涌了出来,变成了旋律。

 

  如果我们在玩具船长的歌里找到共鸣,那不是别的,那是我们对家乡的爱,是我们对这片潮汕土地的不舍,是我们对过去时光的怀念。

 

  我们正像坐在码头上眺望的孩子,身后是过去阿嬷爱看的老戏,身前是大海,大海那头是看不清楚的未来。

 

  憧憬,好奇,向往,临近了又让我们紧张,我们会想,走到明天,走到遥远的未来,一切又会怎么样呢?「玩具船长」说这是最怕的问题,「因为遥远让人孤单」。

 

  反正有一天我们还是会走到对岸的,对吧?那时候再听一听「玩具船长」吧,我们会像又找到了过去,又闻到海风的咸,又听到海浪哗啦啦,又看到阿嬷爱的那出老戏,然后又想起「潮汕」,这个承载了我们一生岁月的「家」。


敲茶.png


声明: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,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、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,将配合处理。
更多

社区图秀

更多

社区热门

您还没有登录,或者登录超时,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。 忘记密码?
极速赛车双面盘 极速赛车手机官网 极速赛车APP 极速赛车双面盘 极速赛车手机官网 极速赛车APP 极速赛车APP 极速赛车APP下载 极速赛车手机官网 极速赛车APP